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th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家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社會學家說它是社會最小的細胞;婚姻學家說它是風雨相依的兩人世界。家是一種文化;家是一段時光;家是一種情懷。擁有它時,它平凡如柴米油鹽醬醋茶;失去它時,掏心掏肝也找不回。 夫妻好比兩條腿,要站穩,要走路,誰也離不開誰。如果不想被絆倒,就要相互理解、信任、尊重、寬容,如同握一把沙子,鬆鬆地握著,它一點也不會漏,你握得越緊,它漏的就越多。家庭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之道“難得糊塗。”倘若兩個人誰都不願糊塗,這個家庭永無寧日。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不幸”。 最佳的婚姻配署不等於最佳的婚姻狀態,沒有對男人的仰視,沒有對女人的欣賞,愛情將無從發生。婚姻將無從纏綿,愛在於“迷”,過分的清醒,盤算和比較,這不是愛情。有夫妻說結婚數十年無矛盾無分歧,可以斷言,他們至少有一個人對家庭毫不負責,對對方毫不關心。美滿的婚姻,愛情加良心就是一切,婚姻是純潔的“自私”,愛情是神聖的“貪婪”,一旦對你不再自私了,說明你對她已不在重要了。 家庭是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來,籠子內的鳥想飛出去。當今離婚是“富貴病”,窮則想安,富則想變。沒有愛情的婚姻不穩定,只剩下愛情的婚姻也不穩定,時間和距離能使愛情升溫和降溫。最差的女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男人,最差的男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女人,所以,婚姻是個永恆的遺憾。 都說老婆是人家好,其實腳大鞋小都知道,愛妻子也愛情人,摻了水的假酒,是水還是酒,愛丈夫也愛情人,只有愉快的起點,沒有愉快的終點,好男人太多,不可與丈夫比,好女人太多,不可與妻子比,那是危險的。見達官顯貴不攀比,不比丈夫之無能,見美貌風騷無邪念,多想夫妻之恩愛,女人的軟弱是假象,軟弱但不可欺,想制服女人的男人,有幾個不被女人制服,女人不是弱者,女性是男性力量的源泉,那個男人的彪悍不是來自愛女人和女人愛的鼓勵。 女人是水,兌入酒中是酒,兌入醋中是醋。女人的身價取決於他的男人。別說女人離不開男人,男人更需要女人,沒有女人的男人沒法活,沒有男人的女人照樣過。男人是水,女人是堤,沒有不想決堤氾濫的水,人是一座情慾的火山,外表雖平靜,地火在燃燒,一旦火山爆發,那就是洪水猛獸。男人通過性表達愛,女人通過性理解愛,性和睦是夫妻和睦的沃土,貧寒不等於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好丈夫珍愛妻子那溫情脈脈的柔情,體恤那柔弱持家的艱辛,只顧駕馭不懂愛憐,不是好丈夫。 妻子賢惠是最寶貴的家庭財富,妻子關心的過程是一定要嘮叨的,這是她幸福感的渲洩,千萬不要打斷她心底那幸福感的奏鳴。妻子撒嬌是愛的賜予,把柔情獻給丈夫,鄙視丈夫的女人是不會在丈夫面前撒嬌的。哪個男人不怕老婆,“怕”是謙讓,是愛的憑證。妻子不貞,丈夫有一半責任。丈夫不貞,太太也有一半責任。如果把對方逼得落荒而逃,責任就更大。合格的妻子應該通過自己的努力使丈夫成為社會財富的創造者。 最理想的夫妻關係是,親蜜而帶適當疏離,坦誠中保留部分穩秘,即可兩情繾錈,又有個人天地。與所愛的人長期相處的秘訣是:放棄改變對象的念頭。為了愛情的繼續,婚姻的美滿,妻子固要取悅丈夫,丈夫也要取悅妻子,至於如何取悅,乃是一種高級的藝術。傲不可長,欲不可縱,樂不可極,志不可滿。在和睦的家庭裡,每對夫妻至少有一個是“傻子。夫妻好比同一把琴弦上的弦,他們在同一旋律中和諧地顫動,但彼此又都是獨立的。 在現實生活中,好男人不一定能娶到好女人,好女人也不一定能嫁得好男人,好女人和好男人在一起生活又不一定幸福。人有千種,世有百態,每個人的性格、品味、素養皆不同,夫妻相處的方式就不同,一百對夫妻有一百種相處的方式。婚姻就像一桌酒席,愛是主食,寬容、理解、信任、尊重就是一道道菜,欣賞、幽默、趣味就是酒和飲料,只有同時具備上述幾個品種的酒席,才算得上完美無缺的酒席,但願大家在婚姻這桌酒席上,吃得安逸,吃得泰然,吃得永久,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愛情可以死去活來,婚姻卻要求安靜,愛情可以大起大落,婚姻卻是如一潭湖水,只能是微波蕩漾,愛情可以浪漫,婚姻卻是很平凡,在平凡的日子中感悟生活,在平凡的日子中相互體貼。婚姻是否已經疲憊,全在自己的心理怎樣調節,認為自己選擇永遠是正確的,她就是最適合自己的那一個。儘管過了最激情的時刻,儘管只剩下柴米油鹽,儘管在也沒有了甜言蜜語,但是兩個人在一起的那種心靈相通,那種默契,那種生死不離的感覺,那種在意,一樣可以讓人心動。這時候牽掛也成了一種幸福,等待也成了一種幸福,彼此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在脈脈含情,看到老婆舒心的睡姿,聽著兒女均勻的呼吸,等待著黎明的到來,這又何嘗不是一幅幸福的畫面。 在浪漫中相遇,在激情中進行,在平靜中走完一生,這也許就是一個人所經歷的過程,誰也逃不掉,但是具體怎麼個過法,那就要各展其能,一樣的生活,不一樣的精彩。夜深人靜時,細細尋味,放鬆心情,保持平衡,善待家人,從容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