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9th Jun 2012 | 一般 | (6 Reads)
生命中,不斷有人離開或進入,於是,看見的,看不見了;記住的,遺忘了。生命中,不斷有得到與失落,於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 ——題記 我守著寂靜的蒼穹,默默地遙望著魚肚吐白的東方。那一抹微小卻耀眼的金色在黑暗中投下一道絢爛的色彩。在某個微妙的瞬間,我的左眼是熾熱的金色,右眼依然凝望著夜空——夜空是深藍色的,上面佈滿璀璨的星子。 首先我想到的是三輛單車。它們是那樣敏捷的從混沌的記憶中衝出。敏捷到我連阻止的時間都沒有。只有順從內心的意願,再一次回到那個“少年不知愁茲味”的年代。我透過時間的裂縫,小心的向外窺視,像是生怕動作過大就會驚嚇到那三個小人。他們騎著單車,一臉無憂的開懷。一個個如脫弓的箭矢向著遠方急馳而去。我貪婪的如灰太狼盯著懶洋洋一樣鎖住那三個漸行漸遠的身影,直到連清脆的笑聲都消失於耳際。 畫面開始切換。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我至今仍牢牢的記得,那種冷是一種深入骨髓、沁入心脾的感覺。若干年後,我終於知道那種莫名的感覺叫絕望。那一天,他們從我身邊義無反顧的經過。時間忽然就慢了下來,像是在過慢鏡頭。我似乎可以清楚的聽見,那一霎那,胸腔中有什麼東西正在悄然破碎。他們邁著堅定的步伐向著未來走去。就這樣,一步步穩健的走出我的視界。 人生就像剝洋蔥,總有一片會讓人流淚。雖然我倔強的昂著頭,眼淚仍大顆大顆順著蒼白的臉頰滾滾而落。全世界在我稚嫩的心中瞬間支離破碎。 “我聽不見彩虹出現的聲音,我聽不見太陽落下的聲音,花開雪飄的聲音,我聽不見;野狼的叫聲、獵人的槍聲、天使的哭聲,我聽不見,我只聽見寂寞,在草叢裡來來回回的奔跑。” 生命在繼續。 我開始嘗試從蝸牛殼中緩緩地、緩緩地探出頭,環視著這個新鮮而又危險的世界。 後來,我決定要以最慵懶的姿勢,恍惚的面對這個世界。潛意識裡,似乎認為這樣就不會受到傷害。 我笑對人生,無論是面對譏諷、談笑抑或是憤怒,我只是下意識的輕勾嘴角,固執的把自己囚禁在荒蕪的深淵。 在白駒過隙的彈指一瞬,我迎來了人生中的第十六個生日。我就這樣在深深地自我厭棄中迅速成長起來。與我一同成長的還有腦海中豐霞日漸熟悉的笑臉。 時光開始倒帶,回到那個輕攏煙花下揚州的三月。她臉上塗著三月的陽光,帶著溫暖的氣息向我走來。她親切如鄰家大姐一般的話語,明明是那樣的樸素,卻意外的為我荒蕪的心房灑下一抹明媚的陽光。看著我若有所思還不忘保持一貫的假面,她搖搖我:“不要笑了,你聽說過一句話麼?”語氣依然淡淡的:“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想掩藏卻欲蓋彌彰。” 一絲裂痕突兀的從額頂一直裂入心底,強裝歡笑:“你……說什麼呢?”平靜的心海彷彿被投入千斤巨石,一時波濤洶湧。 當時的震撼,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消逝,反而深深紮在心頭,延續至今。躺在屋頂上,我撫住平穩跳動的心房,默默的遙望著黑暗中唯一耀眼的金色。 “我的心常下雪,不管天氣如何。它總是突然的凍結,無法商量。我望向繁花盛開的世界,固定缺席。我的心開始下雪,雪無聲的覆蓋了所有。湮滅了迷茫,驕傲和哀痛。當一切歸於寂靜,世界突然變得清涼明朗。所以,別為我憂傷,我有我的美麗,它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