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家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社會學家說它是社會最小的細胞;婚姻學家說它是風雨相依的兩人世界。家是一種文化;家是一段時光;家是一種情懷。擁有它時,它平凡如柴米油鹽醬醋茶;失去它時,掏心掏肝也找不回。 夫妻好比兩條腿,要站穩,要走路,誰也離不開誰。如果不想被絆倒,就要相互理解、信任、尊重、寬容,如同握一把沙子,鬆鬆地握著,它一點也不會漏,你握得越緊,它漏的就越多。家庭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之道“難得糊塗。”倘若兩個人誰都不願糊塗,這個家庭永無寧日。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不幸”。 最佳的婚姻配署不等於最佳的婚姻狀態,沒有對男人的仰視,沒有對女人的欣賞,愛情將無從發生。婚姻將無從纏綿,愛在於“迷”,過分的清醒,盤算和比較,這不是愛情。有夫妻說結婚數十年無矛盾無分歧,可以斷言,他們至少有一個人對家庭毫不負責,對對方毫不關心。美滿的婚姻,愛情加良心就是一切,婚姻是純潔的“自私”,愛情是神聖的“貪婪”,一旦對你不再自私了,說明你對她已不在重要了。 家庭是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來,籠子內的鳥想飛出去。當今離婚是“富貴病”,窮則想安,富則想變。沒有愛情的婚姻不穩定,只剩下愛情的婚姻也不穩定,時間和距離能使愛情升溫和降溫。最差的女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男人,最差的男人也想找到個優秀的女人,所以,婚姻是個永恆的遺憾。 都說老婆是人家好,其實腳大鞋小都知道,愛妻子也愛情人,摻了水的假酒,是水還是酒,愛丈夫也愛情人,只有愉快的起點,沒有愉快的終點,好男人太多,不可與丈夫比,好女人太多,不可與妻子比,那是危險的。見達官顯貴不攀比,不比丈夫之無能,見美貌風騷無邪念,多想夫妻之恩愛,女人的軟弱是假象,軟弱但不可欺,想制服女人的男人,有幾個不被女人制服,女人不是弱者,女性是男性力量的源泉,那個男人的彪悍不是來自愛女人和女人愛的鼓勵。 女人是水,兌入酒中是酒,兌入醋中是醋。女人的身價取決於他的男人。別說女人離不開男人,男人更需要女人,沒有女人的男人沒法活,沒有男人的女人照樣過。男人是水,女人是堤,沒有不想決堤氾濫的水,人是一座情慾的火山,外表雖平靜,地火在燃燒,一旦火山爆發,那就是洪水猛獸。男人通過性表達愛,女人通過性理解愛,性和睦是夫妻和睦的沃土,貧寒不等於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好丈夫珍愛妻子那溫情脈脈的柔情,體恤那柔弱持家的艱辛,只顧駕馭不懂愛憐,不是好丈夫。 妻子賢惠是最寶貴的家庭財富,妻子關心的過程是一定要嘮叨的,這是她幸福感的渲洩,千萬不要打斷她心底那幸福感的奏鳴。妻子撒嬌是愛的賜予,把柔情獻給丈夫,鄙視丈夫的女人是不會在丈夫面前撒嬌的。哪個男人不怕老婆,“怕”是謙讓,是愛的憑證。妻子不貞,丈夫有一半責任。丈夫不貞,太太也有一半責任。如果把對方逼得落荒而逃,責任就更大。合格的妻子應該通過自己的努力使丈夫成為社會財富的創造者。 最理想的夫妻關係是,親蜜而帶適當疏離,坦誠中保留部分穩秘,即可兩情繾錈,又有個人天地。與所愛的人長期相處的秘訣是:放棄改變對象的念頭。為了愛情的繼續,婚姻的美滿,妻子固要取悅丈夫,丈夫也要取悅妻子,至於如何取悅,乃是一種高級的藝術。傲不可長,欲不可縱,樂不可極,志不可滿。在和睦的家庭裡,每對夫妻至少有一個是“傻子。夫妻好比同一把琴弦上的弦,他們在同一旋律中和諧地顫動,但彼此又都是獨立的。 在現實生活中,好男人不一定能娶到好女人,好女人也不一定能嫁得好男人,好女人和好男人在一起生活又不一定幸福。人有千種,世有百態,每個人的性格、品味、素養皆不同,夫妻相處的方式就不同,一百對夫妻有一百種相處的方式。婚姻就像一桌酒席,愛是主食,寬容、理解、信任、尊重就是一道道菜,欣賞、幽默、趣味就是酒和飲料,只有同時具備上述幾個品種的酒席,才算得上完美無缺的酒席,但願大家在婚姻這桌酒席上,吃得安逸,吃得泰然,吃得永久,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愛情可以死去活來,婚姻卻要求安靜,愛情可以大起大落,婚姻卻是如一潭湖水,只能是微波蕩漾,愛情可以浪漫,婚姻卻是很平凡,在平凡的日子中感悟生活,在平凡的日子中相互體貼。婚姻是否已經疲憊,全在自己的心理怎樣調節,認為自己選擇永遠是正確的,她就是最適合自己的那一個。儘管過了最激情的時刻,儘管只剩下柴米油鹽,儘管在也沒有了甜言蜜語,但是兩個人在一起的那種心靈相通,那種默契,那種生死不離的感覺,那種在意,一樣可以讓人心動。這時候牽掛也成了一種幸福,等待也成了一種幸福,彼此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在脈脈含情,看到老婆舒心的睡姿,聽著兒女均勻的呼吸,等待著黎明的到來,這又何嘗不是一幅幸福的畫面。 在浪漫中相遇,在激情中進行,在平靜中走完一生,這也許就是一個人所經歷的過程,誰也逃不掉,但是具體怎麼個過法,那就要各展其能,一樣的生活,不一樣的精彩。夜深人靜時,細細尋味,放鬆心情,保持平衡,善待家人,從容面對。

| 3rd Apr 2013 | 一般 | (6 Reads)
人是一種極為感性的動物,在一起相處久了,就會產生感情。在現實生活中如此,在虛擬的網絡中也不例外。 當今,是一個網絡盛行的時代。神奇的網絡,通過一根細細的線路,為五湖四海的人們開啟了交往的大門。網上聊天、電子郵件成為人們交朋結友的媒介,真情通過靈巧的手指在鍵盤上不停地彈奏,像跳動的音符把一顆顆原本陌生的心拉近……一群熱愛生活,渴望愛情的癡男戀女,開始相互吸引,相互欽慕,成為一對對戀人,於是,一種存在於虛擬空間的愛戀,就這樣轟轟烈烈地誕生了。 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是愛情,網上愛情比現實中的愛情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優勢。它溫柔纏綿、淒婉動人、驚心動魄,讓人始料不及。墮入愛河的人往往還來不及思考這份旖旎得近乎虛幻的情感能否天長地久,還來不及判斷付出的愛最終是否得到回報,便在一種懵懵懂懂的感覺中更真、更純地交流,忽略了年齡的差異,不在乎外表、不貪圖錢財,只珍惜此刻兩顆心的相互擁有,只想追求一個能聽自己傾訴,讓自己開心的人。 網戀,這種存在於網絡虛擬空間的愛情,以強大的生命力,在新生事物的新奇環境中蔓延著。有人把它當作寂寞時候的消遣、感情生活的一種體驗;也有人,真心誠意地渴望在茫茫的網海裡尋找自己停泊的港灣。於是,他(她)們愛了,癡了……我聽過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女的,自從在網上認識一個男生後,整個人都變得神經兮兮的,她常常癡如醉的泡在網上,連吃飯那點時間都不捨得離開電腦,晚上聊通宵,白天上班無精打采,有時候還會獨自莫名其妙的傻笑…… 網戀讓人陶醉,它之所以那麼迷人,主要源於距離產生的美感。霧裡看花,水中望月,朦朦朧朧,神神密密,生發誘惑,生發想像,生發無窮的追求和期盼。首先,當你看著一個遠在天涯的人向你傾訴火熱的情感,那份新鮮,那份感動,遠遠不是坐在公園長椅上能體會到的。其次,沒有面對面交流情感的那種尷尬,原本膽小、羞澀的人,也能毫無顧忌地把自己的思念、關心及愛慕之意,熱情奔放地直抒胸臆。再次,網戀很少涉及到社會關係、房子、經濟收入等等現實生活中的具體問題,雙方容易全身心地投入到二人世界中去。在這一種“遠離世俗”的氣氛中,愛情恢復了原始的含義,綻放出的光彩自然就比現實生活中的更單純,更感人,更鮮艷奪目,更具有魅力。 事物總是有正反兩個方面。距離的神秘,激發愛的火花,讓人渴望到達。但也因此不可避免地給網上愛情帶來許多致命的弊病:一是虛擬的世界,避開了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問題,猶如 “紙上談兵”,嚴重脫離實際;二是實地深入瞭解受到很大的局限,雙方各自訴說的情況在短時間內真偽難辯;三是不少的人往往只是憑借自己的直覺和希望的形象來描繪對方,潛意識中給對方賦予了許多優點,而一但走入現實,就會發現他(她)根本不是自己想像中的人……愛情是風花雪夜,生活卻是油鹽柴米,離現實越遠的事物,存在的壽命越短暫。這就注定了網絡戀情,絕大多數會半途而廢、無疾而終,它只是一份能相愛卻難以相守的感情。 網絡愛情的代價是顯而易見的:它需要精心耕耘,努力付出,但不一定得到回報,即便能得到回報,也未見得是真誠的回報。愛情可以給人帶來甜蜜、幸福,但也會給人帶痛苦和傷害。當我們全心全意編織的愛不會有結果時,心中那份傷痛怎麼能輕易釋懷?當我們發現自己擁有的是一份無法割捨卻又無法放肆的愛時,這將是一件多麼殘忍,多麼心痛的事!難分難捨,又不得不捨;曾經信誓旦旦的誓言,如今已經蒼白一片,無法兌現;在撕心裂肺的折磨中,不能祈求太多,也不敢奢望過高,唯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祝願對方每時每刻都幸福,每分每秒都平安!難怪,有人把網戀比喻成日出日落。他說:“我們曾經都在日出時愛得那麼瘋狂,我們也在日落時愛得那麼痛苦;這是因為日出是一種完美,而日落卻是一種淒美!” 真心愛一個人不容易,徹底忘記一個人很難;愛一個人很苦,想一個人很累;等一個不該等的人,很傻,可我們卻拒絕不了這樣的愛,克制不了這樣的思念。 唉!愛了就愛了吧,請握緊彼此的手,珍惜眼前的擁有。散了就散了吧,不要怨恨,不要遺憾,別在誰是誰非中糾纏。無論他陪你走過多遠,我們都要在分手時,好好說一聲再見。也許,網愛只是過程,而不是目的。一個未能完成或無法完成的故事,雖是個遺憾,但它也可光彩美麗,給我們的人生留下最美的片段。